舞台剧与版权保护
来源:英普   发布日期: 2016-03-04

《CAVALIA?舞马》以人马共演的方式,融合了戏剧、舞蹈、马术等艺术元素,被各地观众誉为“全世界最美的演出”。2016年2月23日,圆核经典文化传媒集团以版权购买方式将世界级水准的剧场作品《CAVALIA?舞马》引进中国市场。通过这次交易,中国企业完成了对海外知名大型舞台演艺项目全球版权的收购,并同时拥有了加拿大CAVALIA原班演出团队。其交易额创中国内地版权交易史之最,践写了版权运用模式的新篇章。

在中国当代文化土壤的滋养下,越来越多的文化产品走进了人们的生活,如戏剧、舞蹈、杂技、魔术、马术等。人们也已展现出相当的热情表示愿意为观赏这些文化产品而支付对价。在版权的框架下,文化产品保护也呈现出多样性。

对舞台剧而言,涉及的版权保护客体大体包括音乐作品、戏剧作品、舞蹈作品、马戏作品、杂技作品、美术作品和体现邻接权的非作品。对舞台剧的版权保护首先要区分作品与非作品的保护。具体而言,戏剧作品是以话剧、歌剧、地方戏曲等形式展现的供舞台演出的作品。舞蹈作品是指通过连续的动作、姿势、表情表现的作品。杂技作品,是以杂技、魔术、马戏等形式通过形体动作和技巧表现的作品。为了防止不正当的垄断,版权法并不保护舞蹈和杂技的基本动作和技术,而仅仅保护具有独创性的动作设计与编排。比如:在2006年的央视春晚上,来自唐山市的皮影舞蹈《俏夕阳》因其独特的动作、表情,深受全国观众的喜爱。舞蹈创作者范锦才以富有美感的艺术活动向观众传达着作者复杂的思想情感,故而舞蹈构成作品,受到版权法的保护(范锦才与唐山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等《俏夕阳》著作权权属及侵权纠纷案(2014)冀民三终字第97号)。但须注意的是,无论是戏剧作品、舞蹈作品还是杂技作品都并非保护舞台上的表演,而是保护对表演、动作、表情等进行的具有独创性的设计和编排。另外,舞台剧中特有的动漫、木偶形象可作为美术作品得以保护。例如,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剪纸动画片《葫芦兄弟》中的“葫芦兄弟”角色形象就是美术作品,其角色形象的可版权性亦在胡进庆、吴云初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著作权权属纠纷上诉案((2011)沪二中民五(知)终字第62号民事判决书)中得以确认。

其次,对表演类非作品的保护主要体现在邻接权上。一般地,表演者对其独创性的艺术表演享有表演者权。值得关注的是,人与动物的“合作”表演有一定的特殊性。比如,在《CAVALIA?舞马》中有一些特殊的场景,其间有40名4条腿的“演员”参与表演。演出中,40匹骏马与演员一道合作上演“黄沙飞扬、万马奔腾”等奇观。但是,并非所有的人与动物“合演”都能成为邻接权的客体,哪怕动物的表现精彩绝伦。原因主要为:第一,动物不具有法律上的人格意义;第二,动物的表演动作是在驯兽员训练下产生的一种机械性条件反射。因此,表演者对其表演是否享有表演者权取决于他自身表演的独创性艺术表达,而非取决于动物的表现。倘若表演者并未用形体和技巧表现出艺术元素,而仅仅是以简单的动作完成对动物的指挥,则无法受到邻接权的保护(长沙动物园与当代商报社、海底世界(湖南)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03)长中民三初字第90号)。

综上,舞台剧及其衍生产品具有多样性;随着版权资本运作模式的发展,市场前景可堪期许。版权保护不仅可为资本运作保驾护航,更有望成为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助力。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