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证申请人主体资格的分析 ——以保全证据公证为例
来源:英普   发布日期: 2015-11-13
公证在知识产权维权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明确提出:“探索以公证的方式保管知识产权证据及相关证明材料,加强对证明知识产权在先使用、侵权等行为的保全证据公证工作。”

打开一本公证书,映入眼帘就是“申请人:…”这几个字,这就涉及到公证申请人主体资格的问题。笔者曾在实习律师面试考核时,一位考核老师就对其中某案以本律师事务所名义提出申请的保全证据公证主体的合法性提出了很大质疑。因此,该问题引起了笔者的关注。


一、公证申请人主体资格相关法律规定

《公证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证机构不予办理公证:…(二)当事人与申请公证的事项没有利害关系的;…”

《公证程序规则》第九条:“公证当事人是指与公证事项有利害关系并以自己的名义向公证机构提出公证申请,在公证活动中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公证申请人主体资格相关判决摘要

笔者以“无讼案例”为检索工具,输入相应的关键词进行检索,整理了全国若干个高院及中院的相关判决的摘要。

1、河北省高院作出的(2009)冀民三终字第11号判决:“北京康信知识产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申请办理该案公证事项前受到了诺龙公司(笔者注:诺龙公司为权利人)的授权,其在授权范围内进行调查取证,委托公证机关证明取证过程是合法的应予支持。”

2、江苏省高院作出的(2012)苏知民终字第0140号判决:“…因此金声玉振服务公司在取得金利来公司(笔者注:金利来公司为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与(2011)京东方内民证字第604号公证书中的公证事项有利害关系,符合《公证程序规则》第九条关于公证当事人的规定。”

3、贵州省高院作出的(2013)黔高民三终字第161号判决:“…因此,即使委托他人代为办理公证,也应当以公证当事人的名义进行,而不能以代理人的名义申请。本案中,与本案公证事项存在利害关系的适格公证申请人是红双喜公司(笔者注:红双喜公司为权利人),故众邦维公司作为本案公证申请人属主体不适格,秦淮公证处在受理本案公证时存在重大瑕疵。”

4、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渝一中法民初字第110号判决:“公证法所规定的申请人与申请事项应当具有利害关系,是赋予公证机关审查是否办理公证的条件之一,并非认定公证书效力的依据。并且,北京市舜和律师事务所作为本案诉讼中原告的代理人,在本案诉讼启动之前,以其自身名义为原告的委托事项申请公证保全证据,亦不能认定为申请人与申请事项无利害关系的情形,故被告的该抗辩意见显系不当。”

三、公证申请人主体资格的分析

从上述相关法律规定可知,作为公证申请人最为重要,也是最有争议的一个条件是:与公证的事项有利害关系。一般而言,此处的“利害关系”应作广义的理解,具体包含:

1、直接的利害关系和间接的利害关系以商标侵权为例,商标权人申请公证的,属于有直接的利害关系;相关公益团体为了维护消费者的利益而申请公证的,则属于间接的利害关系。

2、实体法上的利害关系和程序法上的利害关系。商标权人、专利权人本人就属于具有实体法上的利害关系,而受权利人委托或授权进行证据保全公证的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则属于程序法上的利害关系。


从上述相关案例也能看出,除了贵州省高院的判决对“利害关系”的理解较为狭隘外,即认为公证“不能以代理人的名义申请”,更多的法院对“利害关系”的解释都比较宽泛,一般将经过权利人授权或委托的主体都认定为具有利害关系。


此外,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发布的《关于知识产权民事诉讼中公证证据的审查与认定的指导意见(试行)》第五条也专门指明:“公证申请人应当与申请公证的事项存在利害关系。以证据保全为公证事项的公证证据,如果申请人不是案件当事人,而是其委托代理人、关联企业或企业员工等与其具有一定关系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可认定该申请人与公证事项存在利害关系。”

笔者认为,就保全证据公证而言,之所以规定当事人与公证事项具有利害关系,更多的是从社会资源的效用考量。假如一个完全没有利害关系的申请人去做保全证据公证,那么,所出具的公证既不能用于维护其实体法上的权利,也无法实现其程序法上的价值,因此也就毫无实际效用,从而浪费了社会资源。而单就公证本身的客观性或真实性考量,权利人抑或是毫无利害关系的他人去申请保全证据公证,一般不会影响到公证内容本身的真实、客观。

因此,在保全证据公证中,对于“公证当事人与申请公证的事项有利害关系”这一要求,在不同的阶段应作出不同的理解。在公证机关受理公证申请阶段,应当以效用为优先,若申请人不能够证明自己与公正事项具“有利害关系”的,公证机关应当不予办理。而在法院审理案件阶段,应当以公正为优先,当公证申请人的资格不会对公证事项本身的真实性或客观性造成影响的,则即便公证的申请人与公正事项没有“利害关系”,也不应该否定公证书作为证据的证明效力。正如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渝一中法民初字第110号判决所述:“公证法所规定的申请人与申请事项应当具有利害关系,是赋予公证机关审查是否办理公证的条件之一,并非认定公证书效力的依据。”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