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何以笙箫默”商标权纠纷看“作品名称是否受著作权法或商标法保护”
来源:英普   发布日期: 2015-05-15

十年修得柯景腾,百年修得王小贱,千年修得李大仁,万年修得陆励成,如今随着电视剧版和电影版《何以笙箫默》的热播和热映,妹子们不禁又在下面加了句:亿年修得何以琛!


小说《何以笙箫默》从2003年开始就在晋江原创网上连载,是顾漫用了两年时间完成的,讲述了何以琛和赵默笙执着等待彼此和相爱的故事,备受读者的追捧。


如此大热的小说剧本,毫无疑问成了各大影视公司争抢的香饽饽。在去年年底,为争抢该小说电影剧本改编权,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影业”)与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线影业”)之间就引发了一场大战。而与此同时,因乐视影业在未经小说作者顾漫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向国家商标总局申请在第41类上注册了“何以笙箫默”商标(注册号11413947),并于2014年1月28日成功注册,顾漫因此于2014年11月17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目前该无效宣告请求处于待审阶段。2015年3月5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在收到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申请后,向乐视影业送达了商标无效宣告答辩通知书(发文编号:WXXG20140000037739DBTZ01),并限期其提出答辩。


本文对该小说的电影版权纠纷问题不进行讨论,着重探讨由上述商标权利纠纷引出的“作品名称是否受著作权法或商标法保护”的问题。


作品名称通常情况下短小精湛易于记忆且具有创新性,其符合商标的一般性要求,其次,作品名称尤其是著名作品的名称,在市场中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很多商家从中看到了潜在的巨大商机。他们把作品名称注册为商标,利用作品名称的超高人气打开市场或者进一步开拓市场,增强自身的知名度,追逐丰厚的利益。那么,非作品权利人将作品名称注册为商标这一行为是否受著作权法或商标法保护?


从著作权法的角度来看,我国的《著作权法》第三条以列举的方式限定了其所保护的客体范围,但是并未明确说明作品名称是否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对此,是否单独给予保护,应根据具体情况来进行判定。从理论上来说,作品名称如果符合“独创性”的要求,就具备构成作品的条件,然而,在司法实践中,作品名称的版权主张却很少能得到法院的支持。


例如,在电影《五朵金花》编剧赵季康与云南省曲靖卷烟厂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中,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赵季康主张对其作品名称适用著作权法保护缺乏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是作品,所谓作品,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将其定义为:“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创作成果。”故一部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除具有“独创性”外,还要能独立表达意见、知识、思想、感情等内容,使广大受众从中了解一定的讯息。如果把是否具有“独创性”作为判断作品名称是否享有著作权的唯一标准,势必会造成作品名称有独立于作品的著作权,即相同的作者可以享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著作权,这既不符合法律逻辑,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另外,读者只有通过阅读整部作品才能了解作者所表达的思想、情感、个性及创作风格,离开了作品的具体内容,单纯的作品名称因字数有限,不能囊括作品的独创部分,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作品的要素,不具有作品属性,不应受著作权法保护。据此,“何以笙箫默”这个短语虽为顾漫首创,具有“独创性”毫无疑问,但是“何以笙箫默”脱离了作品是否仍然能够独立表达意见、知识、思想、感情等内容呢?没有了解过小说内容的人仅仅凭借“何以笙箫默”这个标题,并不能理解它要表达的内容。


因此,只有非作品权利人将具有独创性且可以独立表达意见、知识、思想、感情等内容的作品名称作为商标使用,才能单独使用著作权法来调整。


上述“五朵金花”案例还涉及到是否能够用反不正当竞争法来调整的问题,本文作者认为,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是平等的市场经营主体间在市场竞争中发生的法律关系,目的是保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鼓励和保护公平竞争,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保护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而作品著作权人一般来说并非市场经营主体,不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调整。


从商标法的角度来看,我国《商标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而上述《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是这样规定的: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如电影《十面埋伏》的名称的书写体可以作为书法作品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故可以援用著作权法,以该商标侵犯在先权利为由,撤销该“十面埋伏”商标的注册。但是,如果只是将作品名称作为文字商标进行注册,就无法用《商标法》第四十五条来保护,因为,正如前文所述,只有具有“独创性”可以独立表达意见、知识、思想、感情等内容的作品名称才能够单独使用著作权法来给予保护。虽然,作品名称无论能否独立构成作品,作为整个作品的组成部分是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但这种保护是有限的,前提是要建立在整部作品的基础之上,这时,对作品名称的保护就不是因为它本身具有作品的独创性,而是因为对它的修改影响到整部作品的完整性,如侵犯整个作品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等。也就是说,作品名称还是要符合前述两个要素才可以单独援用著作权法,作为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从而获得在商标法上的保护。


因此,无论是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还是商标法,对于作品名称的保护都存在着极大的困难性,都不能完善的保护作品名称。


在“互联网+”的时代,文学作品版权、商标纠纷日益增多,如《何以笙箫默》这种网络文学作品因传播范围广、速度快、举证难等特点更是容易受到知识产权侵权,这就要求作者们不断提高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第一时间进行版权登记、商标注册,避免陷入知识产权纠纷。


参考文献:
【1】李明德,知识产权法,法律出版社,2008;
【2】王迁,知识产权法教程( 第三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3】林晖,从商标法视角看著名影视作品名称的商标保护,法制与社会,2012·04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