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合理注意义务的七大因素
来源:英普   发布日期: 2015-03-18

在网络服务提供者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侵权作品的内容往往是由网站的网络用户上传至网站,供公众点播、下载,而网络服务提供者(即网站的经营者)往往只提供储存空间、搜索链接等技术服务。要使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帮助侵权等间接侵权责任,须证明其主观上存在过错。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由于证明“故意”对权利人加以的举证责任较大,一般在该类型的侵权责任中很难证明,除非是在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侵权通知后,仍不履行删除义务的,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主观过错主要是从过失加以证明。


根据侵权责任的一般理论及司法实践,判断过失的一般标准为“合理的注意义务”,也就是“当行为人应当履行合理注意义务而没有履行的,即为过失”。合理注意义务是指依法律规定或依诚实信用原则的要求所产生的注意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九条到第十二条的规定并结合相关的司法判例,笔者认为可以从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及作品本身三个方面的七大因素收集证据对其加以证明。


【1、网络用户是否存在着重复侵权或者曾经给同一网络服务提供者引发过侵权纠纷

在庄则栋、佐佐木敦子诉上海隐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1],二审法院就将网络用户曾经引发过网站经营者与他人侵权作为判断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履行合理注意义务的考察因素之一。在具体证据的收集上,可以通过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北大法宝”等权威或者专业的判决书网站上查询相关判决。


【2、网络用户提供作品的数量和质量、受关注度、以及该用户是否为网站的特殊用户】

对于那些提供作品数量大、质量高(例如知名作品、未删减的作品)、受关注程度高(例如粉丝多、总播放次数多)的网络用户或网站的VIP会员、高级会员、砖石用户等特殊用户的,网络服务提供者需要承担的注意义务也就越高,因而也就更容易被认定为具有过失。在庄则栋、佐佐木敦子诉上海隐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法院将网站的高级用户发布的资源涉及诸多名家著作、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精华资源具有更重的审查注意义务作为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履行合理注意义务的重要因素。


【3、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专业度、网站的知名度以及经营能力的大小】
对于那些专业程度高、知名度高、经营能力强的网站,例如优酷网、土豆网、56网等大型专业的知名视频网站,其经营者应该具备比一般网站更强的信息管理能力,承担更多的合理注意义务。


【4、网络服务提供者针对相关侵权作品是否已经使用过“通知-删除”的避风港原则,或者与权利人曾就相关侵权作品的侵权纠纷有过商谈等处理事宜】
网络服务提供者已经使用过“通知-删除“的避风港原则或者曾与权利人有过侵权的处理事宜,则对相关的侵权作品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此后若前述侵权作品被再次侵权的,则较容易被认定为未履行合理注意义务。在韩寒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中[2],法院认为韩寒曾因百度文库侵权一事与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有过商谈,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对韩寒享有著作权的文档应当比一般的文档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故不应消极地等待通知,而应积极地采取预防措施,从而被认定侵权。


【5、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从侵权作品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
根据“利益和风险相适应”原则,当网络服务提供者从侵权作品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时,其承担的注意义务也会增加,承担侵权的风险也就增大。此外,根据《规定》的十二条,直接的经济利益是指直接针对特定作品投入的广告收益或者与侵权作品存在特定联系的其他收益,网络服务提供者因提供网络服务而收取一般性广告费、服务费等,则不属于直接获得经济利益。在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诉广州市千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3],法院认为涉案影视作品在视频播放前、播放过程中虽出现广告,但不能证明这些广告是针对特定作品进行播放的或者与涉案影视作品存在特定的关联性,故无法认定广州市千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从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


【6、侵权作品是否置于能够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明显感知的位置或网络服务提供者主动对作品进行了编辑、修改、分类或者推荐等】
若存在上述事实或者行为,则可以说明网络服务提供者有机会接触到侵权作品或者已经接触到侵权作品,那么其承担的合理注意义务也会增大,易被认定为具有过错。


【7、作品的投入成本、知名度、热度以及作品是否明显显示了与权利人相关的信息】
对于那些投入成本大、知名度较高、处于热播或流行期的作品,网络服务提供者需负较高的注意义务,此外,若作品的标题、播放界面等处明显显示了与权利人相关的信息的,则也需要网络服务提供者加以更大的注意。在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诉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案中[4],法院认为春节联欢晚会的制作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权利人不会将作品在互联网上免费发布供公众无偿下载或播放,因此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涉案作品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此外,在涉案作品播放过程中,视频框内左上方有“CCTV-1”、“2008春节联欢晚会”等字样,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应当从这些明显的信息中知道侵权信息,故而认为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履行合理注意义务,具有过错。


综上,对于非由网络服务提供者直接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中,对于过失的认定是一个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过程,至于上述的七大因素中哪个因素更具重要性,实际上也要结合具体的案件加以判断,例如在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诉广州市千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网络服务提供者之所以未被认定侵权,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傲蕾·一兰》作品发行的年代较早(1978年发行),因此作品本身的热度就成为判断合理注意义务的关键因素。


参考资料:
[1](2011)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33号。
[2] (2012)海民初字第 5558 号。
[3] (2014)穗中法知民终字第53号
[4] (2009)浦民三(知)初字第115号。

Insert title here